26年6张专辑,黑豹乐队远谈不上高产,但每一张特点鲜明,首张专辑《黑豹》举国传唱,卖出150万张拷贝。摇滚乐从来不是小众艺术,好作品一定是社会生活的忠实再现。26年,一个人从青年走向中年,黑豹的音乐也从青春冲动,沉淀为一份坚守。

  1991年

  这是黑豹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其伟大无须赘述,窦唯是歌词的创作者、主唱,也是这张专辑的灵魂人物。1991年首先香港发行,1993年内地版发行,发行量达到150万张,拿下白金唱片奖。对于大陆乐迷,更多是通过盗版了解到黑豹的,鼓手兼乐队经纪人赵明义说,“(当时)我们有一次去云南大理跑活动,被一群歌迷团团围住,《黑豹》还没在内地发呢,大街小巷却到处在播《无地自容》,我们就纳闷怎么会这样?”

  每一首都是金曲,相当于华语乐坛的《胡椒军曹》。所以除了红到极点的《无地自容》《Don’t break my heart》,这次为您推荐的是专辑中另外三首《Take care》、《体会》、《别去糟蹋》。在这三首歌中,窦唯的嗓音是狂狼的,标准京腔,胡同味儿十足。力透心灵、亮而不飘、醇厚悠扬,又充满韧性,似乎要与伴奏的电吉他一较高下。点击播放,乍一听会觉得无需技巧,但试着哼唱就会发现几乎做不到。正如一位乐迷说的“窦唯的嗓子不是一般得强,换了其他人一首歌都撑不下来,更别说一口气唱完整张专辑。”

  《Take care》中的“睡着的人可以自由的飞着的人不容易流泪/子夜二时请你推醒我/告诉你我梦见了什么/七彩的天堂上竟没有/人去过的消息/人留下的痕迹。”《别去糟蹋》中的“没有寂静的日子/寂静的夜/人们的神色显得紧张/手中紧紧握着枪/起伏的胸膛/眼中是绝望的目光/没有欢笑的脸庞/和平碎的景象/战火把人们推向死亡/一切破的梦想/破灭的希望……”窦唯写下诗意的语言,李彤、王文杰感性的作曲,像一剂毒品击中,90年代初精神如一片废墟的年轻人。

  经典的创作有时就在不经意间,对于《无地自容》这首歌,作曲者李彤表示:“我完全是抒发内心的感受,也没有具体限定要表达什么故事,是我在家随便用和声编了个结构,吉他跟着和声走向一弹,不到20分钟,一首歌的曲子就完成了。窦唯来之前,这首歌的作曲和编曲已经摆在那了。我一向觉得如果让歌手自己来作词,那种咬字和韵律的把控是最舒服的,于是我把这首曲子交给他填,他也很顺理成章地写了出来,过程特别顺利。”

  1993年

 

  这是由栾树接任主唱的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专辑。1991年窦唯离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带走了才华,也带走了栾树的女友王菲。

  失去了窦唯,乐感和唱功俱佳的键盘手栾树被推上了主唱的位置,《光芒之神》作词作曲,水准依旧,作品更为大气,开始关注反战、环保等当时刚刚流行的公共议题。如《绿色劫难》,中“请你快快住手/在这世界尽头/让我忏悔所有过错/就这样我们毁掉了自己的未来/我已不想怒吼/在生命最后/你们已被黄沙埋没/你是否看到明天你自己的墓碑”等词极具感染力。

  值得一提的是栾树的嗓音。虽缺少窦唯的仙气儿,但质朴、诚恳,青春逼人,演绎专辑中《同在一片天空下》《我问》等曲目浑然天成。在“栾树时期”,首张专辑余热未散,黑豹在市场上迎来全盛时期,专场演出报酬高达20多万。

  专辑发行翌年,栾树即离开黑豹,专心于马术,从此乐队一蹶不振。1994到2005年之间,黑豹主唱是歌手秦勇,11年间3张专辑却引来恶评如潮。就连李彤自己都坦言“有些歌还不错,但从一个创作者角度看,还是存在硬伤——演唱者没有把作者的意图充分表达出来。”而后,张克芃入主黑豹,8年时间,没写一首新歌,始终在赶场子演出唱老作品。这也是黑豹被诟“吃老本”最多的一段时期。“从黑豹到黑狼,现在黑狗到黑猫。”挑剔的乐迷从来不吝刻薄之言。

  2013年

 

  将新主唱张淇与窦唯比较是不公平,就像非要拿现在的黑豹与91年的黑豹比较一样过于理想,但这种比较每一个歌迷都会忍不住去做。

  这张“九年磨一剑”的《我们是谁》在录制技术已经有巨大发展,由格莱美获奖制作人操刀,音乐上丰满了很多。但一遍过下来,更多是感动——毕竟有多少乐队能坚持26年?就像在第一首《枷锁》中唱的:“春风高朋满座/阴霾门庭冷落/转折每时和一刻/永恒不变的是我坚毅的承诺。”“枷锁”所指,一目了然,黑豹重振决心可见一斑。

  不过,李彤所承诺的“耳目一新”就很难寻觅了。10首新歌,从悲伤爱情到反抗不满,大多是老调重提。在《虎口》中,“开口就是不对/张嘴就是作对……冷漠是你的枪/谎言是你的姿态/你只会歌颂一切/让我崇拜……Why?你把现实都篡改/你怕会有人作怪/你不分黑白”的歌词所指明确,确实“摇滚”,但现在头脑里还仅是反抗?令人怀疑李、王、赵三人仍停留在20岁,不知同为“60后”的“老豹迷”是否买账。而《我们》中“不投降的乐队/有天空就要飞/音量放大几倍/可听见我们无怨无悔/玩摇滚累不累/只有自己体会/还有一双耳朵/我们就永远不会闭嘴”等词,已有乐迷直接回应“你们真的累了”。

  新主唱为人接受也需要时间,张淇的嗓音如选秀节目流水线上的产品;在外形上以“木村拓哉式”作为宣传卖点,就是要重新抢回年轻市场,但也很容易被当作“笑话”在新老“文青”中长时间流行。

  摇滚乐的生命在现场,仅凭录音室专辑远不能给换主唱的黑豹下定论,张淇这颗“80后”的心脏,能否驱动人到中年的黑豹,期待他们在音乐节上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