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认,当初的黑豹确实让我着迷,狂乱,尽管后来让我失望的砸烂所有秦勇的黑豹。但是,黑豹仍是中国摇滚POP METAL音乐的开山鼻祖。

 

       1987年黑豹乐队成立,初创阵容为郭传林、李彤、丁武、王文杰、王文芳、严钢等,1988年窦唯加入。 早期经历极坎坷,在乐风上既不确定,在生活中也无援助,队员们对音乐的热爱屡屡遭受挫折,之后吉它手郭传林决定退出舞台,专心经营黑豹乐队,经他大力整顿,并多次改组之后,1989年底,正式组成现在的规模。

 

       黑豹乐队自崔健之后创造了中国摇滚乐的一次最大的唱片销量奇迹,黑豹乐队当时展开了最大也是最广泛的巡演,他们是在全国各地演出最多的乐队之一。黑豹乐队极具流行风格的摇滚乐影响了之后许多乐队。比如,天堂乐队、零点乐队等。这也是一次摇滚的大流行和大普及。

 

       经过数十年的风风雨雨,数易主唱(7个吧),它由幼稚走向成熟,又走向堕落……正也影射着中国的摇滚路程。

       1987年 一个不的不说的一个小插曲,ADO乐队成立,ADO是新兴的北京乐队,包括两名外国使馆雇员:匈牙利的贝司手巴拉什和马达加斯加的吉他手艾迪。这些外国音乐人为北京介绍了雷滚、布鲁斯和爵士乐。崔健这时也正式离开北京交响乐团,他开始为ADO工作。


       ADO乐队将有节奏的动感音乐带进崔健的音乐曲调。对后来的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是一个极大的帮助。崔健曾不止一次的表示,ADO是他音乐的摇篮。

       最偏爱的乐队,我真不知道怎么介绍了。

       记得第一次听唐朝是初中时候,一种国内罕见的重金属把我彻底震撼了,从队员本身到曲子歌词的完美,无一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开始喜欢丁武,喜欢老五,喜欢张炬,喜欢太阳,喜欢天堂,喜欢飞翔鸟………………甚至军挎上都画了当时《梦回唐朝》的封面照。怀恋……

       1988年唐朝乐队成立,由丁武(主唱、节奏吉他手)、张炬(贝斯手),和在京留学生Kaiser(郭怡广,美籍华人)和他的同学Szabo组成。1989年由于Kaiser和Szabo回国,吉他手刘义军(老五)和鼓手赵年加入了乐队,这个组合后来成为唐朝乐队最具影响力的阵容。1989年末在首都体育馆“90现代音乐会”上,唐朝乐队的登台为他们赢得了大批摇滚乐迷。1990年5月,乐队签约于台湾“滚石唱片”,并于1991年推出了重金属风格的首张专辑《唐朝》,这张专辑奠定了唐朝乐队在中国摇滚乐坛中的重要地位。

 

       所有中国摇滚人摇滚迷的一种痛,1995年5月11日,贝斯手张炬因车祸去世。。张炬加入“唐朝”之前曾参加过3支乐队,年纪虽轻,却已是北京摇滚圈的元老。他是乐队中最年轻的,但是他的悟性极高,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在同辈中技艺出众。 这里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因为张炬家里对于当时的摇滚圈算是最富有的,因为他的仗义、乐手助人的性格,他间接的创造了唐朝。许多乐队都因为在张炬家里乐手相互认识而结交、组队的。这里也是“唐朝”乐队的主要活动、排练场地,乐队很多作品也在这里诞生。张炬个人的才华相当突出,对唐朝的整合的贡献是无法替代的。

       很多人不了解张炬的贡献,这里多说了点,因为张炬不仅个人能力突出,更重要的是他给北京摇滚圈创造了一个摇滚交流的平台,间接的造就中国摇滚的挺进,曾经有人说,如果张炬还在,中国或许会再次前进,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对中国摇滚的突出贡献是无法磨灭的。让我们记住张炬。

       随后,刘义军宣布离队。原“呼吸”乐队贝斯手顾忠和Kaiser先后加入和回到了乐队。1998年乐队以新阵容出版第二张专辑《演义》。之后,Kaiser再次离队,虞洋、陈磊先后在乐队担任吉他手。。

       经过频繁的成员变动后,原成员刘义军终于在2002年初回到乐队,新的乐队阵容正式确定为:丁武、刘义军、赵年、顾忠、陈磊。目前唐朝乐队除参加各类演出之外,正在创作第三张专辑中。


       丁武,个人及其喜欢的歌手,他的唱腔很容易感染人,高仰,直透心扉。从小学画的他全身散就一种无法抗拒的魅力,83年辞去教职,步入动烫的音乐人生活,曾组织不倒翁与黑豹乐队,88年正式组成唐朝是北京摇滚乐圈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1988年,张楚已经出道了,录制了早期作品《西出阳关》,《bopomofo》收录在《一颗不肯媚俗的心》里。这里不知道《bopomofo》是先在《黑月亮》里出现的还是先在《一颗不肯媚俗的心》出现的,磁带找不到了,无从考证。这张专辑,张楚完全是以一个叛逆者,孤独者的姿态来审视自我,审视中国历史和传统。整张专辑虽然没给摇滚带来什么,但是给后来的张楚埋下孤独,犀利、深刻可见一斑的眼光和唱风。从不以镀金的眼光直指历史直指自我,这就是张楚的不肯媚俗之处。

       1989.3月,崔健在北展剧场举办个人演唱会,标志着中国摇滚乐的正式出台。随后赴伦敦参加亚洲流行音乐。崔健神话的正式开始。记得当时有一首翻唱的《南泥湾》,我硬是感到奇怪,居然这歌能这样唱。

       之后,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摇滚专辑诞生了-《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当时磁带的出版社是中国旅游声像公司。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当时很多人不理解这张专辑的元素,当年北大的学生们曾经给过崔健的嘘声今后也将成为北大历史上永久的痛——他们居然没有能理解一座里程碑的产生。

        这张专辑具有极其批判的专辑,他的批判让人听了以后反思自己的生活和生命状态,而不仅仅让人去指责他人。10多年过去了,当我们习惯于浮躁的时候,《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仍然会提醒我们应该如何摇滚在新长征的路上。那是沉着、执着,是信念和真我。

       90年代,一个摇滚的经典时代,大批的乐队出现,一系列的演出也正式拉开序幕。

       1990年,第11届亚洲运动会即将在北京举行,当时,出现了大量的音乐,不仅仅是摇滚的,更多的流行歌曲也纷纷涌现。1月至4月,他以自己的影响为亚运募捐,举办全国巡回演出。就在这一年一本由学苑出版社出版,洪波、叶桂刚、蔡原江著的《崔健现象——摇滚乐诱惑之谜》出版发行。全国报导了崔健的从事音乐的经历和重要的有关摇滚乐发展的过程。这是一次正面的报道中国摇滚。

        其中提一下,当时的状态,1989,眼镜蛇已经出来了,但是都是一闪而过。昙花一现,值得提的是第一支女子摇滚-眼镜蛇乐队。

        “眼镜蛇“乐队正式成立于1989年的春天。那时候中国摇滚乐刚刚兴起,“眼镜蛇“做为第一支全女子阵容的摇滚乐队,格外引人注目。1990年1月她们在四川成都首次公开演出,从此展开了她们漫长而艰辛的音乐旅程。

       “眼镜蛇“乐队的出现,不仅在中国摇滚乐坛填补了女性声音的空缺,还引起海外媒体的注意。1992年德国电视一台专程为“眼镜蛇“拍摄了专题音乐片。

       1990年2.17-2.18
        90现代音乐会开幕,后来被称为被称为“中国首届摇滚音乐节”。在首都体育馆,唐朝、呼吸、眼镜蛇、宝贝兄弟、1989、ADO 6支摇滚乐队参加了演出。评论家是这样描述的,“距演出场地首都体育馆一里地之远,不少青年伫立在雨雪交加的街头,等待退票。黑市票涨到50元一张。”演唱会期间,崔健接受美国学者蒂姆·布里斯的采访时认为,“政治家作为听众有权不喜欢我的作品。”

      这是一场标准性的演出。第一次聚会众多乐队同台演出。狂热的乐迷让摇滚感到了空前的炙热。这也是京摇的第一次大型的正式演出。

       1990年5月黑豹经纪人郭传林率领“黑豹”、1989、眼镜蛇和 宝贝兄弟南下深圳,参加深圳之春摇滚演出。这次演出几乎被传媒忽略了,但意义却不能忽略。因为这次是京城摇滚首次以集团的规模出访外地。

       郭传林,被圈内人称为四哥,曾经一手打造了90年代初期黑豹的音乐高峰,也曾经是轮回乐队、郑钧等许多著名艺人的经理人。中国摇滚乐发展历程中很多重大的演出活动都是他一手操作的。后因对国内摇滚的失望而停止摇滚圈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