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北京这座城市散布着各种圈子,圈外的人也许甚至不知道有这些圈子的存在,即使有一天你发现了这个圈子的存在,对它产生了好奇,但这种好奇心有时候也很难找到出口,你在某百科找不到关于它们的具象描写,你不知道如何加入或走进它,也难以凭借过往的经验想象那些圈子的人过着一种怎么样生活。对于我来说,重金属摇滚圈就是这样一个稍显神秘的存在,带着对重金属摇滚圈的好奇,我访问了目前在重金属摇滚圈颇有影响力的“330金属音乐节”的创办人寇征宇。

        寇征宇,男,36岁,从十五岁开始玩重金属摇滚,目前是知名重金属乐队“窒息”的吉他手,机缘巧合之下,他创办了“330金属音乐节”。在发展了15年之后,这个音乐节已经成为重金属摇滚圈中最重要的一个音乐人和粉丝聚会和交流的活动,也是国内最知名的一个重金属音乐节品牌。我们从“330金属音乐节”创办之初的故事聊起,谈到即将到来的“330金属音乐节”、对普通人来说有些神秘的摇滚圈、以及寇征宇自己和重金属音乐的故事。

        330金属音乐节:一个生日party演变而来的音乐节,摇滚圈的人常常出没酒吧,表演完后有时会聚在一起喝酒,别看他们在台上疯狂的样子,据寇征宇说,很多人在私下都是比较沉默的,用他的话说就是:“这帮人装,拿着劲儿。”而在一次他生日的聚会中,寇征宇发现喝完酒之后大家都不装了,能打开话匣子,聊得开,交上朋友。也许寇征宇自己都没想到,他为庆生的酒后聚会,会催生出后来在圈子里颇有盛名的330金属音乐节,这事要从一次巧合讲起,故事里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是“五箱啤酒”。

中国娱乐网记者:330金属音乐节是在什么契机下创办的?

寇征宇:330的创办其实是一个巧合,那是02年的时候,一个朋友有一个酒吧,他在管着演出方面的事,分着风格安排演出,今天是朋克,明天是重金属这样的, 有一次他正好有事去外地,他就说3月30号这天,你来帮我安排一个演出吧,然后3月30号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这么着,我就找了一些乐队来演,然后因为是生日,我还买了一些啤酒,演出结束之后,大家就在酒吧外边的一个地方喝酒聊天,越聊越开,大家都交上朋友了,圈子就开始形成了,我就说这样挺好的,这种事应该延续下去,于是第二年的3月30号的时候,大家又开始聚在一起表演、之后喝酒聊天,只是人越来越多,于是自然而然的,就想着做个音乐节。

 

中国娱乐网记者:也就是说这个开始就是一个生日的party,然后慢慢的形成一个音乐节的品牌?

寇征宇:对,其实开始就是一个生日的party,后来就慢慢把生日这事情给淡化了,然后我媳妇说330这个名字好记,就定了这个名字,第一届的时候,是3月30号的时候办的,后来我们就定在三月份的最后一个周末办音乐节。

 

中国娱乐网记者:330金属音乐节,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寇征宇:这问题说起来有点专业,因为现在的重金属分为新派和老派,老派这块,最初进入中国的时候,音乐人都是长头发,长头发是一个很传统的标志,一开始的时候,只有留长头发才叫玩摇滚,但现在不一定是这样的了。我们比较偏向老派,因为老派这些人都比较低调,他们平时就只知道练琴啊、排练啊,平时不太会和人接触,也不会经营;新派的话,年轻人比较多,他们很会利用周边的资源,很会宣传。我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就一直想帮助这些老派的、有点沉闷的人,就是做偏传统一些的音乐节,这个可能是跟其他音乐节最不一样的地方。

 

中国娱乐网记者:咱们这个音乐节,选择乐队的标准是什么?

寇征宇:除了刚才说的偏向传统一些之外,我们可能还希望乐队的品质比较好,有足够好的原创作品,可能需要有一些舞台经验,一上台就很有气场这种,因为有的乐队在台上无论怎么耍,气场都是很弱的。

 

中国娱乐网记者:330金属音乐节品牌的logo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寇征宇:开始就是想有一个“3”的概念在里边,有一个“m”的概念在里边,如果只有一个“m”的话,可能感觉有点像麦当劳,所以就是一个“3”,外边一个圈,然后一个“m”,然后也是之前飞行者唱片工作的一个设计师帮我们设计的,还挺好看的,辨识度也比较高。

 

中国娱乐网记者:你对330金属音乐节这个品牌的定位是什么?

寇征宇:我们立志做中国金属文化最坚定的传播者,立志做不断发掘国内优秀金属乐队的领航人,充满正能量的两岸三地金属音乐人势力大集合,和春天一起到来的国内最大的重金属音乐节。

 

中国娱乐网记者:330金属音乐节方面,今年全年的演出有什么规划?

寇征宇:首先是3月28号在雍和宫糖果这场活动,已经开始卖票了,这个结束之后,我们在其他城市还会做两到三场,万圣节很符合重金属摇滚的气质,我们到时候也会有活动。

330金属音乐节看点:它像一个药,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吃。330金属音乐节如今已成为大陆地区规模最大的室内重金属音乐节。在2011年,330金属音乐节迎来10岁生日的时候,音乐节第一次走进了北京室内最大的演出场所糖果live,也是从这一届开始,330金属音乐节开始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市场化。之后,每年3月底去糖果live观看330金属音乐节已成为每个摇滚乐迷,重金属乐迷的必修课。2015年3月28日,第十四届330金属音乐节即将举办,寇征宇谈起即将到来的活动时一脸兴奋。

 

中国娱乐网记者:三月底即将到来的这个活动,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寇征宇:基本上每年的活动,我们都能把一些国内最顶尖的重金属乐队,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请过来。比如今年的阵容,以藏尸湖为例,他们之前很少演出,但是他们的CD在网上炒到六七百块钱一张,而且出一张没一张,这在重金属摇滚圈是一个很神秘的事情,这就是一个很大的看点。我们还有两只大学生的乐队,阵容上还是很有看头的,我们希望演出是一个综合的活动,比如有抽奖的环节,同时我们还是唯一个管饭的音乐节。

 

中国娱乐网记者:为什么海报的感觉那样的,感觉有点恐怖的气氛?

寇征宇:实际上重金属这块,从出现这种音乐以来,就有一点恐怖的色彩,最开始在国外的时候,这种音乐可能带一些宗教色彩,有一些撒旦啊、死亡啊、骷髅啊之类的东西在里边,包括重金属音乐的这个手势,可能就有一些山羊头的概念在里边,山羊头他们说是撒旦的化身,一直就有这种概念在,可能跟恐怖片有点像,所以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有些人愿意看恐怖片,但是听不了重金属。而且海报方面,我们也想要和别人不一样,所以就有一些骷髅之类的元素在里边。

 

中国娱乐网记者:330音乐节办了这么多届,你觉得哪个地方最困难?

寇征宇:就是宣传方面吧,因为现在有自媒体啊之类的,已经方便很多,之前最早的时候,我们就是印一些小传单,找一些大学生去发之类的,或者在一些酒吧附近贴小广告之类的,但是效果也不太好,现在好很多了。

 

中国娱乐网记者:现在国内各种音乐节越来越多,这个对330金属音乐节有影响吗?

寇征宇:嗯,可能会有一些影响,但是我们事实上还没做到那么高大上,还没能力和迷笛、草莓这些抗衡,目前来说这个性质还不太一样,所以也没有太大的冲击,我觉得以后只会更好吧,我觉得迷笛、草莓这些音乐节大家可以去玩,然后慢慢大家发现自己更喜欢哪种音乐风格,如果发现自己更喜欢重金属这种音乐风格的话,可能就来我们这里,来330,这个不矛盾。

 

中国娱乐网记者:对于从来没参加过这个音乐节的人来说,第一次参加这种音乐节,你有什么建议给他们?

寇征宇:就是来,来就好,来了之后你就会知道现场到底是什么样的,任何的年轻人,我觉得来了之后一定会被吸引,除了疯狂的东西,肯定也会有一些感动的、很人性化的东西在里边,我相信第一年来的人,过了一年还会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你3月28号这天,花了一百多块钱来看一场重金属的演出,你觉得和看一场“开心麻花“这样的演出是感觉差不多的,就是它是一个文化现象,只是不同门类而已。其实我觉得重金属就是一个药,你需要它的时候,就拿出来吃,不用随时随地,但你需要的时候,你就来。

 

重金属音乐圈就是个江湖,各色江湖人物都能和这个圈子对上号。相信很多人会对重金属摇滚这个圈子充满好奇,在某些影视剧中,摇滚乐手常常是留着长头发、纹身、抽烟、私生活混乱、混迹在各种酒吧的社会边缘人形象,也许长辈们还会告诉你,不要和他们做朋友,更不要和他们谈恋爱。寇征宇告诉我,事实上,确实很多人会对摇滚乐手有些偏见,他开玩笑说,到现在也有一些小女孩见着他这种长头发的叔叔会害怕,他说他也曾经觉得这个圈子很乱,后来他才发现这些音乐人跟平常人没什么不一样。

 

中国娱乐网记者:在你眼里,重金属音乐这个圈子是什么样的,你会怎么形容它?

寇征宇:整个摇滚圈,包括重金属,最好的一个形容词其实就是“江湖”,你只要知道武侠小说什么样,那摇滚圈子就是什么样,有练各个门派的,用各种兵器的,有大师,也有装大师,其实心里特别黑暗的,有小偷、采花贼、也有练功走火入魔的,什么人都有,都能对上号,所以“江湖”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形容词。

 

中国娱乐网记者:可能对重金属摇滚圈子接触比较少的人来说,他们会对你们这个圈子有些误解,你有遇到过这种状况吗?

寇征宇:我十四五岁最初接触这个的时候,那时候我和你们理解一样,觉得那些人有点乱,有点肆无忌惮,然后觉得他们可能是坏人,看见大街上留着长头发的叔叔也觉得挺害怕的,尤其是小女孩看见更害怕,到现在小女孩见着我都害怕,但是慢慢的发现,这些人跟平常人没什么不一样。如果非要说不一样,可能就是,比如现在像我这样,变得职业化了,唯一和平常人的不同就是我不用朝九晚五上班,但是我在家的工作量其实也不小,他们是为老板工作,我是为自己工作;我个人来说的话,除了睡得比一般人晚,夜里不爱睡觉之外,跟一般年轻人一样,也是一堆爱好,平时打个游戏、滑个雪啊,有空的时候也愿意去旅个游啊这样,和平常人都一样。

 

中国娱乐网记者:也就是说,重金属这个圈子并不是像一般人想向的那样,是很疯狂、很乱的那种?

寇征宇: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乱,都挣不着钱,一个比一个穷,还乱什么啊,跟谁乱去啊。

 

中国娱乐网记者:在重金属音乐这个圈子里,什么样的乐队是比较会受欢迎的?

寇征宇:就是玩的比较好的一些吧,比较有风格的这些,比如说今年我们挑选的这些乐队,比如说萨满、九堡这些,他们除了传统重金属风格这些以外,还很有自己的风格,萨满他们的音乐就有那种欧洲打仗的战歌的感觉,然后和重金属合到一起,九堡是一个内蒙族成员组成的乐队,他们融入了很多自己民族的特色,比如悠扬的马头琴和狂躁的电吉他结合这种,还有一个乐队叫春秋,然后你一听这个名字,就是很有中国元素的,这些都是很有特点的。

寇征宇与重金属的渊源:铁饭碗的工作辞了,一头扎进音乐圈。寇征宇所属的窒息乐队成立于1997年,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国金属圈中最资深的乐队之一。从成立至今,“窒息”乐队曾经参加无数场各种各样的大小演出。2012年,还登上了号称全球最顶级金属音乐节——wacken open air的三大主舞台之一Party Stage,作为中国老牌重金属乐队的杰出代表完成了在国际舞台的首次高水准亮相。近年来,乐队无论从创作的作品还是技术都日见成熟,得到了诸多认可,同时也拥有了相当数量的拥趸。然而寇征宇和重金属摇滚结缘的故事听起来却充满戏剧性。

 

中国娱乐网记者:您个人是什么契机喜欢上重金属这种音乐的?

寇征宇:重金属这个东西,有人评价是一分钟音乐。一分钟,你听了之后,有些人就喜欢上了,然后你可能一辈子就喜欢上了,听一分钟之后,有些人觉得受不了,可能以后都不会听第二次。我们那个年代,当时大家听磁带,我们就是不想和别人听一样的音乐。你听这个,我偏偏就不听这个。我那时有一个契机接触到重金属之后,就觉得一分钟之后就被吸引了,觉得很牛,和大家都不一样,然后听多了之后,就逐渐也把自己列为和大家都不一样的那种人了。当时那种磁带还不好买,就在自己哥们中间传,然后就影响了一拨人,就不再愿意和听流行歌曲的那些人聊了,就几个哥们组了一个乐队,从零开始,就这样。

 

中国娱乐网记者:在开始玩重金属音乐之前,您是从事什么工作的,是学习音乐出身吗?

寇征宇:不是,一开始的时候我是工人,上了一年班,攒了点钱,然后就买了把琴,就不干了,当时我那工作待遇是很好的,单位还能分房的那种,但是因为组了乐队之后,开始有一些演出,但是工作你不能说走就走,所以就辞职了,当时对家里触动还挺大的。

 

中国娱乐网记者:辞职之后,玩乐队的收入能养活自己吗?

寇征宇:其实够养活自己也就是这两年的事,以前是养活不了自己的,那时候是住家里吃家里,有时候也问家里要钱,那会什么都干过,有时候冒充美院的学生去给人家搞雕塑去,一天挣个二三百块钱,也教过学生,还在琴行打过工,反正没死吧。(笑。。)

 

中国娱乐网记者:您的乐队叫“窒息”,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寇征宇:最初的时候可能就是为了酷吧,后来的时候,我们也想把一些东西具体化,比如说现代人,每个时间段都会有压力,有一些喘不上气的感觉,“窒息”是一种状态,就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一种状态,我们的歌词里有一些非常向上的东西,有一些歌词会告诉大家如何去面对压力这样。